不看后悔(二胎后松弛怎么办)二胎后没有兴趣是什么原因

2023-11-08 09:19:17 147小编 89

烂还是摊?这是最近1000多万30岁以下年轻母亲的热门话题。 近日,二胎宝妈晚上摆摊走出产后抑郁登上微博热搜。火起来的话题是全职宝妈要多少钱才能从家里毕业。故事的主角是1994年出生的王长岭。建筑设计专业毕业后,她在深圳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负责设计商场的展位布置。 疫情期间,她意外怀孕后回老家生了宝宝。 后来她怀了二胎,成了全职妈妈。同时,她陷入了产后抑郁症和婆媳矛盾。 为了补贴家用,找回自我,重新融入社会,王长玲不顾家人的反对,晚上睡着后出去摆摊。 没想到,地摊治好了她的抑郁症。 如今,她有两个摊位,每天站三个小时,月净收入近万元,和她在深圳的工资差不多。 数据显示,2020-2022年三年疫情期间,中国新生儿约3200万,背后是1000多万30岁以下的年轻妈妈。 以下是王昌龄的真实故事:文|吴萍编辑|卓然1“生完孩子后,我觉得自己再也不属于这个城市了。”离开深圳之前,王长玲有一份让家人羡慕的工作。 2014年,王长玲和丈夫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打工。 因为之前学的是建筑设计,王长玲很快被当地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录用,为公司商场里的商铺画布局图。 依靠专业实力和勤奋,王长岭在深圳6年间从底薪4000元一路干到月薪过万。 图|在深圳,王长岭周末经常去画室画画。一开始,王长玲觉得自己很幸运。 “我出生在农村,同龄人大多在老家早早结婚生子,”王长玲说,但她来到深圳后,不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经常有机会通过公司福利定期出国旅游。 图|深圳公司团建组织带员工去巴厘岛旅游,但时间久了,王长岭慢慢开始觉得,深圳虽然看起来“醉了”,但快节奏的生活还是让人吃不消。 公司主要筹备大型商场开业。每完成一个项目,就要进行转移,为另一个商场的开业做准备。 王长岭需要跟项目,不断换地方租房。她在深圳工作了6年,搬了5次家。 深圳的房价一路上涨,王长岭有时候也觉得很迷茫。即使她很努力,似乎也很难让丈夫和老公用自己微薄的积蓄在深圳扎根买房。“首付会吃光我们两个家四个钱包的积蓄,当时的工资很难负担未来的房贷。” 尤其是孩子出生后,王长岭开始后悔。“我不属于这里吗?我该不该回老家认命?”孩子的出生意味着家里不仅多了一个人,夫妻两人都在工作的时候,王长玲还得请婆婆从湖南老家来深圳帮忙带孩子。 并不宽裕的房间里,还有婴儿床,婆婆睡觉用的折叠床,各种婴儿用品。 因为是租来的房子,王长玲没法改变房子的格局。连需要挂在墙上的收纳柜都不敢随意设置,家里堆满了杂物。 有时候加班回家,看着局促的房间,听着孩子的哭声。王昌龄第一次感觉“很憋气”。 除了母乳喂养,王长玲能感觉到这是自己的孩子。其他时候,婆婆“接管”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 两代人教育理念的矛盾也在这个小房间里不断碰撞摩擦。 这种情况将持续到2021年初。 那一年,王长玲老公的公司受疫情影响,全体员工降薪。王长玲感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生活各方面的经济压力。 家里时不时的孤立,也让我和婆婆每天在家“对视”,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最终,王长玲不得不放弃深圳这份看起来前途不错的工作,忍痛和丈夫回到了湖南耒阳老家。 “老二,婆媳矛盾,父亲发脾气,她意识到必须自救。”然而,即使回到老家,王长玲也没有感觉到情况有所好转,甚至比在深圳的时候还要艰难。 起初,在公婆的支持下,王长玲和丈夫一起在耒阳买了房。她老公租了个门面做起了瓷砖生意,王长玲则找了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继续打工。 没过多久,王长玲意外怀孕了。 起初,她不想生孩子,但也抵挡不住丈夫和公婆的共同努力。“新公司效益还可以,公婆可以在身边照顾孩子,经济压力也没有深圳那么大。” 可当她怀孕6个月的时候,王长玲才意识到自己这次又“幼稚”了。 那段时间,王长玲在公司负责商品房的验收。 我每天要检查五栋楼,检查30层以上商品房的房屋质量。工作强度大,整个人瘦了一圈。 业主对商品房交付质量有争议,王长玲也负责一一解释安抚。 图|在炎热的天气环境下,王长玲完全不堪重负,不得不在2021年辞掉工作。从此,她成为了一名全职妈妈,有了二胎。 在后来的生活中,王昌龄回忆道,“几乎所有的回忆都是灰色的,很少有快乐的时刻。” 老公生意情况不好,已经回深圳工作了。 王长玲一个人在老家应付两个孩子,还有父母和公婆的短家。 公公是当地公务员,贡献了家里90%的收入,但家里是婆婆说了算。 婆婆话不多,爱干净,让孩子保持干净整洁,但不善于和孩子沟通。王长玲发现儿子越来越内向,不爱与人交流。 王长玲下班回家,想接替婆婆带孩子,但婆婆会误会,认为她嫌弃自己教养不好。 来自不懂事的孩子的压力,公婆对自己全职身份的不理解,让王长玲感受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每天除了孩子,我都要应付一个又一个。婆婆对我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感觉很紧张。” 婆婆念叨王长玲是因为儿子在外打拼。“你不用上班,带孩子就行了,家里也出钱买了房子。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弹簧压得越紧,反弹瞬间的力度就越大。 2022年8月的凌晨2点,孩子的哭声和婆婆的唠叨声此起彼伏。王长龄彻底爆发了:“我没让你带孩子,你让我生孩子。不是我自己赚不到钱。是有了孩子让我放弃了事业!放弃自己吧!”大吵一架后,王长玲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行李箱,打车回了湖南衡阳的娘家。 但躲在娘家还是没有帮王长龄找到自己。 王长玲的父母在外省打工。看到女儿回来后,父亲只能留在外地。她妈妈回老家帮王长玲带孩子,靠老父亲照顾老婆女儿孙子。真的很难。 有一次父亲很少回家休息,王长岭晚上洗完澡吹完头发就把父亲吵醒了。 父亲发脾气了。“你真奇怪。你白天什么都不干,半夜却洗澡吹头发。” 王长龄本来想回答几句,但一想到再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就没说什么。 “我得自救。”这一刻,王长玲意识到,这几年,她放弃深圳,放弃工作,一步一步回到小城,回到小家庭,是她的每一次选择,让她最终放弃了自己。 但是如何在衡阳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呢?这对于一个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后来,王长玲陪孩子散步时,开始琢磨周围的商业环境。 她发现她家附近有一所中专,有6000多名师生。“如果你能在学校食堂摆摊,那应该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图|学校附近的街边小摊不过学校给的要求是入驻小摊需要交押金,初卖款要等学校挤半年才能给商家。 但王长岭的积蓄有限,现实环境等不了那么久。 “没有不压钱、不压货、低门槛起步的生意吗?”王长玲突然想起了当时深圳商场门口她爱逛的那个市场。摊位上还有一些网上可见的小手工艺品。被摊主筛选后,在人流量大的商圈卖,感觉应该很划算。 王长玲记得,那时候在深圳经常看到石膏做的小白模型,各种小朋友喜欢的卡通造型。一张不到5块钱,她就把它们带回家和孩子一起画,不仅是为了家长和孩子,也是为了孩子的想象力。 图|一个摆地摊的宝妈,她的孩子在后面打石膏。她在衡阳很少看到这样的车型,以为这可能是小需求。 而王长玲又没有时间去批发市场线下采购,只能在和宝宝的缝隙中寻找不同的线上渠道。 在房地产行业,王长岭知道很多人买了房子之后就去1688找货源厂批发定制各种装修材料和家居用品。 她平时在小红书上看了很多关于1688源头厂的博主笔记,于是从1688找到石膏粉、模具、画板、颜料的源头,和厂家洽谈,先以批发价小批量买一些货,打算看看销售效果后再决定是否大量采购。 2022年9月,傍晚6点,王长龄第一次出门摆摊。 晚上,市场回荡着其他摊位播放的动感音乐。市场上的人们面带微笑,无忧无虑。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晚饭后散步,一些年轻夫妇在调情。大家看到她的货都觉得新鲜,笑着和王长龄讨价还价。 图|王长玲校外第一摊依托1688上的一手货源,以及可以根据市场和商圈的人流量随时预测和调整的批发量。王长岭的小单第一个月就实现了1000元的日销售额,其中500多元是盈利。 一个月的地摊生活,让王长玲觉得自己好像复活了一样。 每天回家,看着熟睡的孩子,王长玲不再觉得累,反而充满了希望。 重新开始工作后,王长玲意识到工作和事业对女性的重要性。 “通过打工摆摊,你可以获得自己的收入和生活经验,这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王长岭说。摆摊最大的收获就是和别人交流的机会。 开始摆地摊后,她渐渐呼吸到了“外面的空空气”,而不仅仅是家里的饭菜味道和换衣服的汗水。 图|摆摊的时候,王长玲会用手机直播。王长玲的摊位在学校附近,经常会遇到一些学生买家和自己聊天。 前几天有个女生买石膏像的时候说最近要考教师资格证,压力很大。她以前买膏药玩,现在要控制自己,多花时间学习。 王长玲觉得自己也从这些同学身上获得了力量,要想自立,她要更加努力,更加努力。 有时候老公打电话视频,王长玲正好在摆摊。她老公也说:“你看看你的肤色和心情,跟我交流不再只是抱怨了。” 王长玲有时会恢复她的业务。卖小商品的摊主很多,但并不是每个摊主都像她一样有稳定的客户群、稳定的日销量、高回头率。 首先,大多数摊主都在做小吃,或者饮料,比拼同质化,但王长岭选择了油画和石膏模型,这在当地并不多见;后期王长龄也尝试过卖帽子、挎包、小饰品,还是赢了。 图|王长玲湖南衡阳某商场外的摊位“主要看选品”。王长玲说,她会在各种社交平台上探索新的款式和设计,然后去1688用搜货的功能找到不同的货源工厂进行比价,根据客户的反馈给厂家做定制,所以她进的货更受年轻人欢迎。 其次,王长岭可以拿到更低的成本价 也有买家发现,王长岭卖的大部分商品在电商平台上也能找到,但奇怪的是,摊位上的价格居然比网上卖的还便宜。 “1688去的多了,你会发现它是全网的源头。很多电商平台的卖家都是来拿货的。 图|年轻人在王长岭的摊位上购物。此外,消费者从网上邮寄自己购买的商品还要等待时间,无法满足实时购买的欲望,退货也不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少了乐趣和温度。 王长玲也很高兴地发现,在政策的推动下,衡阳有越来越多的公共区域或者商场鼓励摆摊。 后来王长岭又加了一个点——衡阳某商场室外广场。“商圈拥挤,消费水平高。每晚只需要交10块钱的停车费。” 就这样,王长岭的摊子逐渐变成了一个“小连锁店”。现在,她还在寻找新的住处。如果摊位多了,她就会找人帮忙。“如果有合适的店面,我想开一家。也许我真的可以拓展业务。” 放眼全国,王长玲的地摊也许只是汪洋中最小的一粒沙子,但她的故事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多数全职妈妈的烦恼 图|某知名母婴平台有二胎档口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年轻父母的比例在逐渐增加,占比58.6%,其中95后全职妈妈的比例已经达到82%,低线城市全职妈妈的比例更高。 另一组数据显示,近三年出生的新生儿数量约为3200万,背后是1000多万30岁以下的年轻妈妈。 去1688找货源厂进货,然后摆摊做副业体面挣钱,设置了很多全职妈妈的选择。 摆摊也成为继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之后,一二线城市年轻人轻装创业的第三种方式。 这条路更适合年轻的全职妈妈。 图|广州越秀区的一个摆摊人王长玲,通过微信朋友圈和直播平台记录自己的摆摊生活,却在不经意间积累了不少粉丝,也开启了新的可能。 一些摆摊的朋友,通过网络平台找到,和王长岭一起摆摊,也有朋友从王长岭那里进货,给了王长岭更多的网络销售渠道。 也有一些全职妈妈通过网络平台找到王长玲,想向老师学习。 图|广州番禺区某商场摆摊的朋友邀请王长玲回深圳工作。长辈们总念叨着让她把孩子留在老家,王长玲却放不下。她希望随时和她的孩子在一起。 后记去年国庆,王长玲老公带她回公婆家,两代人互相道歉。 婆婆说,都是一家人。 王长龄也既往不咎。“我婆婆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只是心直口快。”一家人又恢复了相亲和尊重。 公婆担心王长玲摆摊太辛苦,说要给钱支持她开店。王长玲也借此机会找了个位置,规划如何更好的发展自己的事业。 从去年9月份开始,上海、北京、广州相继出台政策,放开地摊经济。最近深圳也修改了政策,9月1日起不再取缔“路边摊”。 如果王长岭的摊位是一滴水,那么在全国范围内,淄博的许多摊位,Xi安的主干夜市和海南的海鲜摊位正在汇集成一个充满活力和烟火的海洋。 它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东北下岗潮带来的苦难和贫困,也不同于过去“脏乱差旧”的路边摊。 新时代下,以年轻人为主体,与社交平台、网购平台深度绑定的街边小摊新经济生态正在蓬勃发展。 “我从深圳一路抑郁,差点离婚,但现在不一样了,做了妈妈,应该多给孩子一些陪伴,”王长玲看着女儿的笑脸说。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
风暴平台服务热线